跟現代接軌和淺談創作 III

butterfly

收到師姐的電郵,通知我大阪市立美術館有一批宋、元、明的古畫來了藝術館展覽。加上老師較早前都曾提及虛白齋藏館有一批明、清古畫。於是剛過去的周末便去了藝術館一趟。平時看畫冊看得多,能一睹真跡,卻是節然不同。

我亦曾畫過宋畫,深知其技法難處。宋代乃是中國繪畫歷史裡,工筆畫的巔峰。由於宋代有著一個很完善並具規模的畫院體制,畫家均受專業訓練。加上體制裡有選拔系統,畫家成功考入畫院後,還有一個晋升架構。由此可見,宋代對繪畫有著嚴謹且執著的發展藍圖。這部分是基於宋朝皇帝對文化藝術和各科學術的自由發展中心為由。加上宋朝有一位皇帝畫家趙佶。若你看過這位皇帝的作品,便不得不佩服他的畫技和對繪畫的追求。

今次這一趟,明顯是去看"古代"的。

雖然心裡早已深知宋朝繪畫技法精妙,亦看過畫冊,但當看到真跡,仍不禁折服再折服。無他,試想像若你身處宋代,為一個宋代人,當時沒有相機、畫冊等工具幫你繪畫,要憑藉記憶把眼前景物畫下來,而且一絲不苟。光線大概都昏暗。所以宋代古人實在很厲害。

就當我在讚嘆和雀躍的同時 (噫~這不就是我偶像沈周.... 噫... 石濤耶!!! 嘩!!! 惲壽平呀..... ),我仍盡量保持冷靜,細心觀察各張古畫的精妙技法。對,要從古透視今,要將古帶到今,乃是我所要做的事。

縱觀各張古人的作品,大概有2個領悟。先是畫的大小。由於現代印刷為方便讀者看清原作,往往很多時把原作放大。但當看到真跡時,會頓時明白到,為何很多時臨摹,明明筆法拿掐得沒錯,卻沒法把原作精神發揮出來。原來部份原因是大小比例錯了。

其二,古畫,由其是宋畫,它們的特點就是線。沒錯,就是線。宋代畫的巔峰,在於其線之幼和顏色的淡雅。

於是,這便返回我先前的一個提問。

如何把東方水墨和現代西方思維契合?


那天我問老師關於古與今的融合,再引申至問及可否以水墨去表現Morandi的筆觸。老師二話不說,便即席示範給我看。老師用水墨畫了Morandi的樽。而且還可以提字,得令畫面更有東方色彩。

我看著那畫紙,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。

噢.... 真的是以水墨去表現Morandi的線。於是,線的運用,成是一個key point。因為,不論是東方和西方,線的運用,就是畫家的一個風格和功力顯示點。宋代的線和Morandi的線,各具特式。

另外,蔣蘍先生說,不論是東方還是西方,一個畫風的出現,皆是基於其地理、文化和歷史背景所衍生。進而演變,可以說,一個畫家的畫風,亦是受其文化歷史等背景所影響。即是說,一個接受西方教育,同時傳承中國文化的人,本身應於已有某程度的共融的核心價值。當我看到宋代畫的筆法,再畫Morandi,再臨古畫,不知不覺間,我把各種風格混合起來。這是不自覺的。

雖然我常有提問,之後尋找答案,卻又引申去另一個提問,接著又帶出另一個答案,然後又再有新的提問。一個沒休止的循環。雖然我不明白,但又開始明白。一些很迷糊的概念,想要確實表達在畫紙上,其實一定要有耐性和努力的負出。

現在我有這個想法和概念,但可能當有下一個提問時,卻又會帶我去了另一個思維層面。這些都是本人的小小經驗之談和感受。始終每個人的學習模式和思維不同,不能人人作準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