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現代接軌和淺談創作 II

color

老師分別在八月和十一月攪了兩個個人作品展覽。兩次我都有出席。只要時間和金錢許可,只要我一息尚存,老師的展覽,天腳底我都會去。

這兩次的展覽給了我一個啓示。

就是,我透視了古代和現代的融合和共存。對,就是融合和共存。新和舊,原來不一定mutually exclusive的。這個道理,可以嘗試以禪學的角度去理解。正如以有與無、動與靜的概念去契合。人們的一般思維裡,通常把很多事情以對立是與非的方式去分類。可是,其實不該這樣的。"是無是有,非無非有,是可有是可無,是本有是本無"。

"是新是舊,非新非舊;是可現代是可古代,是本現代是本古代"。

這個非新非舊的啓示,我在老師那個晋唐系列裡感受由其深。晋唐,顯然易見,是古代的朝代。可是當看到這個系列的整體時,我看到了現代。把一個古代的題材,以一個現代的手法去演繹,加上一個清新的presentation方式。於是,便出現了是新是舊、非新非舊。

就在我獨自站在展覽廳,看著各系列的作品同時,內心起了小小的衝擊和微妙的變化。不知如何形容,我好似明白了,但又好似不明白。

接著老師有一個"傳統與當代"的講座。這個講座更加釐清了我早前對創作的疑惑。精簡地總結:畫畫人應以傳統去鍛鍊技法,而以現代去參透個人風格。臨摹和寫生是必經階段。

重新回帶一次。

我半帶疑惑的請教老師有關創作與靈感的事宜。老師簡而潔的一句話給了我一個啓發。於是我便回家開始做實驗。後來卻引申至我另一個疑惑。

如何跟現代接軌?

那一次展覽,我似懂非懂。心裡有一個概念,卻不知如何把它展現在畫紙上。我明白,但我不明白。

早前友人提議我把作品參加某展覽。於是我便開始構想主題。去到現實處,我踫到樽頸位。我說,花鳥是我較專長,但山水我又有困惑。(我是一個問題少女。也許我該寫一本10萬個為什麼 - 繪畫篇....)。友人打趣道,難道你要畫一個iPhone 5才能夠表現出畫面是現代嗎?

友人所言甚是。我沈思。

雖然我明明知道古代就是現代、現代就是古代的道理。但我不知如何去exercise這個概念。觀察各個名家的山水畫,山仍是山,水仍是水。山山水水,自千年萬年,皆是其模樣。不同的是,建築物和人物的服飾顯然不同。

我看著眼前的電腦、電話和其他現代才有的東西又在想。難道我真的要把一個iPhone 5畫在畫紙上才能表達出現代嗎?

無數次的於是,我又問老師。

一般我們畫山水畫和人物畫,建築物和人物服飾都是古代的。那麼,若我要畫一個風景時,遇到一個高樓大廈,又或是一個穿著legging的人,我該怎樣辦?

"不去畫它。"老師說。

"嗯....." 我又在想。古代人物穿古服,若把它畫成穿現代服飾、拿著手提電話,必定很怪異的。不去畫這些高樓大廈,卻可保存國畫自古到今的特式。

"那我可以用國畫的方法去畫Morandi嗎?例如我有些茶壺、水樽,我想以水墨去表達,可以嗎?"我又問。

這又引申了我另一個dimension的疑問。

如何把東方水墨和現代西方思維契合?

 

<....待續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