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現代接軌和淺談創作 I

Floral

曾請教老師關於創作的事宜。

還記得那天跟隨老師由畫室步行去同學們晚飯的路上,手上抱著大巻畫紙,有如書僮跟著老師。老師的步速快,我趕忙半行半跑的跟上。其間,我將困頓心中的疑惑問他說。

我問:究竟如何找靈感? 如何創作?

學國畫的人應該會比較清楚。咱們入門第一步該是先要臨摹。臨摹即是說要按著古人的畫跟著畫。講求的當然除了畫面的準確度,筆法的拿掐才是精神所在。要不,給你臨了張一式一樣的,卻缺少了原著的筆法精神,只是一場徒勞無功。

中國畫主分三大範疇:花鳥、山水和人物。本人還未有畫人物,故不能給什麼個人見解。可,在我畫花鳥和山水的經驗來說,筆法精神,在花鳥和山水的範疇都同樣起了重要作用。不同的是,山水畫存在一個比較有系統的筆法架構。

雖然我們常說,畫畫不一定用中峰,側峰、筆尖、筆肚的運用,往往其落處都是"線"。線是畫面構成的一個關鍵。一條線的好與壞,可看出畫畫人的功力高低、品味好壞和修為在那個定位。一條線,可以有枯筆、濕筆,不同的節奏等。有了線,我們更有"點"。有了這兩個東西,一個很基本的畫面便可以初步形成。

接著,還有其他的筆法。例如,皴、擦、勾、勒、染等。我之所以說山水畫有著一個更有系統的筆法架構,乃是因為,單是皴,便已有荷葉皴、牛毛皴、披麻皴、小斧劈皴、大斧劈皴、米點皴等等。染,我們又有宣染、驟染等等。若要整理一套完善的技法筆錄,大概都要花些時間才能完成。

於是,明顯可見山水畫有著嚴謹和有系統的技法法則。可是,這並不相對於抹殺了花鳥畫筆法精神的微妙。

花鳥和山水不同。

畫花鳥要有耐性。畫山水卻要比畫花鳥有更多的耐性。(沒耐性的,可以回家等number。) 這是因為山水有比花鳥更多的筆觸。試觀察中國山水畫,你該會發現畫面是差不多填滿的。和西畫相類似。國畫和西畫不同的一個重大因素,就是留白。中國花鳥畫裡有很多留白。

於是再於是,這便要追溯到我們古代繪畫藝術的根源和歷史。中國繪畫史裡,我們一直著重文人畫。跟現代不同,古代中國若以全職畫師自稱,所畫的畫是不會被重視的。那是因為,這些畫當中缺少了"高尚情操"。留白,是中國畫的特徵。在文人畫裡,畫面的構成,其主要表達的,是畫面背後的高尚情操、文學和哲學等理念。故此,在國畫裡,我們可以見到天馬行空的構圖,不按現實比例的東西會走在一起。所以,若你用一個純科學的角度去看國畫,大概你會感到困惑。為何荷花旁會有菊花?為何那棵樹跟花草差不多大?

你要摒除腦中根深柢固的科學思維。不要單純想著太陽是由東方起等的概念。嘗試以一個較哲學的思維去欣賞國畫,那,你便能欣賞當中的留白。而花鳥比山水的精妙之處,就是其更能夠表現文人畫的特色。它難在於筆觸少之餘,卻更能把一個哲學、文學思想概念帶出來。一棵簡簡單單的蘭花,卻足以表現出畫家內心的高尚情操。

說到這裡,帶你遊了大觀園、看過榮國府的千奇百怪後,大抵你仍不解。究竟如何創作?

重新回帶一次。

那天我抱著畫紙,趕忙半行半跑有如書僮的跟著老師,我問道:老師,究竟如何找靈感?如何創作?

"技法基於臨摹,創作基於寫生。"老師簡潔的給了我一個答案。

簡而潔的一句說話。我頓悟了!!!

正如先前所說,咱們畫畫的入門第一步是臨摹。我大費周章的解釋花鳥、山水、技法、文人畫等,是要希望沒有畫畫的人去理解臨摹的重要性。臨摹,是一個必經的階段,一個練習各種技法的關口。沒有把技法拿掐好,才不要莽想創作呢!

再三地於是,這便引申去另一個要點:定位。

做任何事情都好,定位很緊要,任憑是工作、生活、什麼事亦然,定位錯了的話,亦都可以回家等number。

由於臨摹是一個畫畫人的技法修養根源之處,臨摹對象便成了對畫畫人的技藝和品味修養一個重大分野。若然一個初畫畫的人,找來一本由陳阿水出版的畫冊來臨摹,他的畫畫生涯開始和結束點應該不會有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。即是說,他的開始就是其結束。可惜是,相信跟錯老師、採用陳阿水畫冊臨摹的,大有人在。有些懵然不知,畫了多年,沒有進展,運吉一場,白浪費了光陰。

所以,師承亦都是很重要的一項。

跟對了老師、找對了臨摹的對象、學會了應要懂的技法,再去生活中進行體驗。這,便是創作的必經之路。老師說,有些人停滯在樽頸位,明明臨摹已掌握到很好的技法,卻無法在創作上順暢。那便是因為缺乏了生活的體驗。

再一次回帶。

那一天我有如書僮抱著畫紙,趕忙地半行半跑,問起創作的事宜來。老師簡潔的一句"技法基於臨摹,創作基於寫生"。就在那電光火石的千分之一秒間,我頓悟了。頭頂上的燈泡亮起來。於是我便回家開始做了些實驗,試把不同的風格mix起來。

可是,這又引申了我另一個困惑。

如何跟現代接軌?

 

<....待續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