密指、空拳、單鳳眼

密指、空拳、單鳳眼

這是小時候學寫書法老師講的第一道入門口訣,那年我大約小學二、三年級,攪不懂直到現在,這個口訣仍縈繞腦中,任憑現在總是寫畫。大概這會是我整輩子都會記著的其中一件事。密指,意即掌心留空,並非以緊握拳頭的狀態。最後是單鳳眼,就是說把拇指和食指連著,迼出一個鳳眼的形狀。就這樣,你可以想像到這是拿毛筆的regular手勢。

可是,這句永不忘記的金科玉律,我從沒跟從。我不跟從,但記得。沒有牢記的,卻都不其然幹著。可能這也是導致我是寫畫並非寫書法的原因。因為,我是一個不從章法的人,題材如是,構圖如是,用色如是,拿筆,更加如是。

若你要我好似一個機械人般,每次都要緊隨這種拿筆模式,而且一定要用中峰,那不如乾脆殺了我吧,這還痛快。這樣子會令我很痛苦的。我們畫畫,從來也不去介意怎去拿筆,從來也不去想為何我要在這下一筆,在那去一線。興之所至,隨心而來以已。

畫畫,我沒來沒有預先舖排,色調如何,背景如何等的事。有的,只有一個概念。心裡突然閃起一個概念,也許你可以說成靈感,那我就會有如鬼上身一樣,不停的畫,直到所有概念都投放出來。整個畫面就先由一個概念,再由一處申延下去,直到所以概念耗盡。所以畫畫,有時候是在燃燒靈魂,畫完後,靈魂很累。

話說回來,我雖不理會如何拿筆,但我卻很在意用的筆可不可畫到想要的線。即是,筆的選擇是很重要的。我慣用細筆,因為畫的畫並不大。好用的,會4,5支都用同一樣的,我是個一筆走天涯的人。哈,這也正好是很多老師或畫家說的大忌。這陣子都很愛用去年在鳩居堂買的"不二"。對這筆總念念不忘,好用又適合自己的筆很難求,所以,常常都想著下次去京都,必定要多買數支來備用.....

RabiComment